照片二

Photo 2.  照片二: 1949 年, 徐悲鴻  (左)  與我的哥哥徐慶平和我在北京東受祿街16 號家中。玻璃窗上的紙條是在解放軍圍城時, 為了防止玻璃在轟炸時破碎而貼的。

照片一

Photo 1.  照片一: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中期的廖靜文

照片三

Photo 3.  照片三: 1953 年, 徐悲鴻 (右) 與夫人廖靜文, 他們的兒子徐慶平和女兒徐芳芳在北京東受祿街16 號家中

照片四

Photo 4.  照片四: 1954 年, 廖靜文和徐芳芳在北京東受祿街16 號小煤屋改建的家中。背景是徐悲鴻的肖像照片。

照片五

Photo 5.  照片五: 1955 年, 徐芳芳, 徐慶平和嬸婆在北京東受祿街16 號的月亮門旁。背景是東院。

照片六

Photo 6.  照片六: 1954年, 北京東受祿街16 號徐悲鴻的客廳。墻上掛著魯迅的語聯: “橫眉冷對千夫指, 俯首甘為孺子牛。” 這幅語聯是徐悲鴻用毛筆書寫的。

照片七

Photo 7.  照片七: 1957 年在北京, 徐芳芳戴著少先隊員的紅領巾

照片八

Photo 8.  照片八: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 北京東受祿街16 號的東院徐悲鴻故居入口處

照片九

Photo 9.  照片九: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 北京東受祿街16 號徐悲鴻紀念館新建的月亮門內顯示出新四合院的陳列室

照片十

Photo 10.  照片十: 1960 年, 徐芳芳 (左三), 她的鋼琴老師和同學們在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前院

照片十一

Photo 11.  照片十一: 1960 年時的徐芳芳。裝了框的同一張照片在 1966 年 8 月被紅衛兵在抄家時撕毀。

照片十二

Photo 12. 照片十二: 1966 年 4 月, 徐芳芳 (前排右一), 她的同學和中央音樂學院的老師在長辛店的二七機車廠勞動時的合影

照片十三

Photo 13.  照片十三: 1966 年 4 月, 徐芳芳 (左四) 和同學們站在盧溝橋旁的永定河中, 在急流中相互支持, 他們覺得完全有能力去迎接生活中即將來臨的挑戰。

照片十四

Photo 14.  照片十四: 1968 年, 徐芳芳在海柏胡同的家中彈樣板作品鋼琴伴唱《紅燈記》

照片十五

Photo 15.  照片十五: 1968 年, 徐慶平和徐芳芳在天安門廣場。背景的標語是: “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祝林副主席身體健康。”

照片十六

Photo 16.  照片十六: 1971 年, 徐芳芳在葛沽的 4701 部隊農場土坯房前練小提琴; 農場裡沒有鋼琴。

照片十七

Photo 17.  照片十七: 1971 年, 徐芳芳 (前排右一) 和同學們在葛沽的 4701 部隊農場

照片十八

Photo 18.  照片十八: 1971 年, 徐芳芳 (右一) 和同學們在葛沽 4701 部隊農場的灌江湖上滑冰橇

照片十九

Photo 19.  照片十九: 2012 年 1 月, 加州來的繪畫學生和家長們參觀在美國丹佛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徐悲鴻: 現代中國繪畫的開拓者》畫展。 徐芳芳在徐悲鴻的照片下面, 丹佛藝術博物館…

照片二十

Photo 20.  照片二十: 徐芳芳在聖路易